想要圣火的立礼

喻黄一生推
圣火迷妹,只会割自己腿肉产不好吃的粮

【圣屠】世界观不同也要谈恋爱

七夕贺文

私设成山,写得很匆忙,bug和虫都一堆,希望大家可以谅解(三次很忙赶着七夕我也是很绝望啊orz)

没有文笔

世界设定随便看看就好,不必较真,我真的只是为了撒糖(真诚眼)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官方

以下正文

       “圣火令,你是强,但你觉得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孤身犯险去对付他们整个团伙吗?你以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吗?为什么拒绝组织的援助提议,只留下外围的留守?你是真的不怕死,还是觉得自己这样很拉风?让那些小姑娘更迷恋你?”屠龙握拳的手一把用力地锤在面前的大理石茶几上,恶狠狠地瞪着圣火令,眼中尽是愤怒和不满。

       灼人的目光几乎是烙在站前屠龙面前的圣火身上,圣火别过头,没有直视屠龙,原本明亮的异瞳现竟有点黯然,他一手扶额,不知该怎么开口。

       “作战方案我已经提交了,上头也批了,选择这个方式确实是无奈之举,但我希望你能够理解,屠龙。”一向口齿伶俐的圣火这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屠龙解释,有些事欲言又止,等到从肚子里刮出来几个生涩的语句也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哼,无奈之举?那你给我一个理由啊,这算什么?你觉得我不够强,不能给你帮助嫌我麻烦?”听到圣火这说了等于没说的敷衍回答,屠龙更是窝火,紧攥的手按在桌上,小巧的青瓷茶杯在桌上微微发抖。

      “我知道那个团伙和你的过去有点关系,你或许有什么是要顾及的,这我理解,但你选用这种最危险的方式我不可能理解也不会赞同。”

     “屠龙,抱歉,有些事情不是现在一言半语可以解释清楚的,你相信我,不会有事的。”圣火抬起头,看着屠龙,屠龙冷哼了一声,并不买账。

        圣火叹了口气,觉得就算两人再这么吵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相反,两人都需要冷静的空间,于是,圣火转身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客厅里,虽然暖色的灯光给屠龙周围晕上了些温度,但丝毫没能掩盖光背后的阴影中屠龙冷峻的脸庞。

       圣火去到楼下的一家酒吧,点了杯伏特加,坐在角落中失神,伏特加火辣辣地划过喉咙,舌头完全感受不到味道,直至微凉的液体流入愁肠。

       圣火是知道屠龙为什么这么生气,也理解,但有些事情他还是必须要去做。
     

       正如屠龙所说,他们这次目标的团伙确实和他有关系,他圣火令,便是出自那里,他现在身上的所有技能,搏斗,黑客技术,枪法,甚至行事作风无一不带着那个地方的烙印。所以这次他向上头请示让自己一个人做卧底,用最少的损失,将这个被扣上邪教名称团伙呈于光明之下,最少的损失,不仅仅是对于圣火他们,而是双方。

       圣火确实可以同屠龙说的那般,向组织提要求,用充足的火力和人员,用最保险的方法进行围剿,也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锅端,很简单很粗暴,但却有效,对于他们专员不管是在人生安全还是精神耗费上都是一笔净赚不亏的买卖,他们组织也不在意那一点点资金物资的消耗。

        但是,圣火不愿意,那个地方,虽然不干净也有不少黑暗,但却是他故事最开始的地方,对于组织处理掉这个污点,圣火并没有什么不满,他也同意确实该给片阴暗一个结束,可他还是希望这个能够自己去尽可能减少伤害地处理,否则这会是自己一生中磨灭不掉的遗憾。所以他选择不顾危险潜入敌方腹地,而这便成了他和屠龙吵架的原因。

       他没有说不仅因为事情太多太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更是因为屠龙和他某种意义上是两个世界的人,有些事说了也没用。

        倚天,屠龙从小都在充满光的环境中生活,有时候圣火会觉得他们的世界很干净,不过这也难怪,他们可是玄铁的孩子,不是说他们没处理过什么任务没除掉几个人,而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体会过生活在黑暗中的感觉,所以也不可能会懂得那种被黑暗逼得窒息的感觉,无可奈何,不愿屈服却又不得不妥协。这是在那里的那段经历教给他的,那段时光越不堪,却越让他无法忘记那段时光中曾拉过他一把的人,还有那些和他一样挣扎着的人,他们,都在那里。

       圣火将酒一饮而尽,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秋水:“秋水,任务外围不要让屠龙参与。”

     一个月后

     屠龙正在和齐眉他们一起开会,商量下次的任务安排,屠龙时不时地看着手机,似乎在等些什么,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心神不宁,眉头不自觉地微微皱起,开会过程中也不难发现他的走神,手指还不安地不断敲打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但屠龙似乎并没有自觉,齐眉觉得这样开下去效果也不会好,就说道:“已经开了有一段时间了,不如我们就先开到这里吧。”

       一听到齐眉说结束,屠龙马上推开椅子,站起身,大跨步往外走,可站在茶水间里盯着手机,依旧眉头紧锁。

        今天是预计收线的日子,圣火也该解决了,明明每次出完任务都会第一时间发信息报平安,这次却迟迟没发,这个家伙不会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吧,还故意不让我参加外围任务,这下好了,别把自己到底命给折腾没了。

       屠龙踱来踱去,完全没发现秋水走来了。

    “圣火任务完成了,只是受了点伤,等你回去了,他应该也就快到了。”秋水笑着对屠龙说,显然猜到屠龙为什么会这么焦躁不安。

    晚上

    圣火站在电梯里,摸了摸包扎好的伤口,心想可别让屠龙看出来了,对着电梯里反光的地方看:还好,只是看起来有点脸色苍白。又拉了拉衣角,让它更好地挡住后腰的伤 。

       圣火一进门,就被一人拉拽着推到了墙边,冰冷的墙碰到伤口让圣火禁不住抽了口凉气但很快又止住了。

       身前的人一手撑在他脸旁一手按住他,不让他反抗,温热的双唇紧贴着,磨娑着圣火的柔软,灵巧的舌头有点粗暴地深入圣火的口腔,碾压圣火的舌头,又牵引着彼此缠绕。热烈而不安,似乎只有像这样感受彼此的温度,让不知道是谁的涎液濡湿嘴角,留下晶莹的痕迹,才能让自己相信这个人在我身边,我没有失去他。

       圣火感受到屠龙情绪的不稳定,没有如往常一般用各种花俏的吻技挑逗他,而是带着安抚兴致般温柔地回应。

      一吻作罢,屠龙并没有说话反倒是圣火先开口:

  “屠龙,我……”

     可还没说什么就被屠龙打断了,

“如果你是要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讲你的苦衷,我觉得我不需要。”圣火闻言,眼神复杂。

  “你的过去,你的出身,你和那个组织的事,我不在乎,就算你长篇大论和我讲我也不一定能理解你的心境,这方面我们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但现在事情已经解决,那个以前的圣火令也好,现在的圣火令也好,都没关系,因为今后只会有一个圣火令,那个是我男人的圣火令。”屠龙说得坚定,自信而不可动摇。

       圣火令异瞳微眯,回归平时一贯的撩人笑容,“是啊,也许有些事,你终究不会懂,我看到的世界你也永远不会看见,而我也一样,可正是因为这些,才成就了独一无二的彼此,而我,深爱这样的你,并想将我的一切成为你的世界。”

       你我出身不同,你沐浴光明而生,而我出于烈火灼灼,你或许永远不懂黑暗的无望,但你却是那一束不羁的光,穿透层层阻碍,只要有一丝缝隙,就能够撕破黑暗,来到我身边,我爱你的耀眼,爱你所有和我相同的以及不同的一切。

小剧场

之后,屠龙拉着圣火往浴室里走

圣火不禁调侃:“屠龙小弟这是要干什么啊?浴室play?”

听到圣火这没害没臊的话,屠龙冷冷地顶了一句回去:“你要是不想用你自己受伤的手臂给给自己洗澡的话,最好就给我闭嘴。”

“那我可以不洗啊~”

“那你别想上床了。”

END

作为七夕贺文当然要祝大家七夕快乐!感谢你阅读到这里(很抱歉因为写得很匆忙可能很多地方都没有表达好很多内容也没有交代清楚,抱歉啦)

祝大家都能抽到圣火令(到现在都没抽到的立礼很绝望)



评论(3)

热度(20)